荐读《谢宇:漫谈定量与定性研究方法》

[Please note that this blog is written in Chinese. Please use online translation tools if you want to proceed.]

这里分享一篇有关定量定性研究方法的谢宇访谈文章《谢宇:漫谈定量与定性研究方法》,原文链接请点击这里

谢宇教授现在是普林斯顿大学的Bert G. Kerstetter ’66 University Professor of Sociology,他之前在密歇根大学任教26年。我还曾经看过他一篇关于《为什么中国需要实证研究》,里面也有不少很有意思的观点。

这里贴出我觉得非常有道理的几个摘抄:

1. 定性研究,个案做的可能比较少,它的代表性就受到一些威胁,有一个局限性,所以选样本特别重要;但定性研究的长处就在于把它的逻辑关系讲清了。
定量研究,长处在于它能看到差异性,而定性研究它就一个案例,就不可能知道差异性在哪。定量研究可以避免一些意识形态的一些先入为主的偏见。定性研究,很多东西是要凭直觉。定量研究的文章,一般的好坏,可以评审人都同意。定性研究的文章,评审人意见就会很分歧。好的,很多人说不好,大家都各有山头
2. 定量研究有三个脚,这三个脚缺一不可:conceptualization、research design和result。好的文章是讲tight,就是“紧凑”,就是三方面衔接在一块,越紧越好。你的问题的说明,conceptualization,和你的research design,你的设计,以及你的结果,三者要很紧。
3. 我对很多社会学的理论是抱持批评态度的。社会学的很多的理论的工作,可能是有意义的,但可能对实证的东西,可能并没有很多的帮助。有很多的东西,可能空虚的比较多。
4. 我们的社会科学是分为基础社会科学和应用社会科学。基础社会科学有这样几大类:经济,社会,心理,政治,人类,就这几大类。那其他的就属于应用社会科学,包括管理、法学、公共卫生、社工、教育、传播 [还有城市规划/研究]
5. 西方的教育是以人文为主,人文、科学和艺术,这三个,科学是很重要,但是是三个中间之一,一般是排第二。人文教育是最重要的。
6. 要有理想,要有大志,但是还是要做些实际的工作。动不动就想超世界一流,想放个卫星,不是这么容易的。因为有这样的观点,我并没有在理论上有什么了不起的发现,我觉得我并没有做什么事情,我只是做一些一砖一瓦的工作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